18小说网 >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> 378 假司机遇到真闷骚,弟弟的生日排面

378 假司机遇到真闷骚,弟弟的生日排面

18小说网 www.18xs.cc,最快更新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!

    苏羡意被某人的大叔与丫头文学震惊到了,久久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而隔壁两个人,关了灯后,还在聊天。

    周小楼和苏琳,一开始说得还是网文、动漫、影视追星,有些梗,苏羡意不懂,只安静听着,后来这把火不知怎么就烧到了她这里。

    “意意,你跟陆舅舅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方面生活和谐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以开阔视野为由,增长见识为由,三更半夜打开了苏琳带来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她们似乎都在自己的网盘里保存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名字还取的很特别。

    周小楼的文件名称都是什么《亚洲文明史》、《欧美近代发展》、《高效学习一百招》……她是文学专业出身。

    苏羡意天真到,以为这些是单纯的学习资料,结果打开后——

    简直可以说,打开了新世界。

    至于苏琳就更加离谱了。

    文件夹名字是:

    《启蒙运动》、《生命教育启蒙知识纪录片》、《青春必修课》……走的是内涵路线,懂得都懂。

    周小楼感慨:“姐,还是你比较厉害。”

    原来苏琳高冷的外表下,居然这么闷骚。

    苏羡意觉得这两人,简直是找到了知己。

    搞得她夹在中间,好像一个傻白甜。

    周小楼一直都自诩为老司机,其实就是个假把式,这要是遇到真闷骚,还是得认输。

    总之,

    三人从动漫偶像,聊到生命起源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,还是周小楼今日搬家实在太累撑不住,这才陆续睡下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一早,还是陆时渊的电话吵醒了苏羡意。

    他下了夜班,与同事交接完工作,准备带三人去吃早饭。

    苏羡意叫了隔壁床的两人。

    周小楼以太困为由,把她打发了。

    再见面时,

    早餐已换成了午饭。

    “陆舅舅,我不知道你要请我们吃的是早餐,都怪意意,是她没叫我们。”周小楼笑道。

    苏琳还端着一副冷清的模样:

    “意意,你做得确实不对。”

    苏羡意错愕,紧盯着两人:

    你们也太过分了!

    她原本还想着如何安顿苏琳,周小楼提议让她住到自己公寓,两人聊得来,一拍即合,倒是一点都不用苏羡意操心。

    “她们处得好,你不是应该开心?”陆时渊瞧见自家女朋友,居然垂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我有种自己被抛弃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她俩去逛街,居然都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是这么说的:

    你是有对象的人,我们不能总是霸占着你,要不然陆时渊该有意见了。

    陆时渊笑着揉了下她的头发,“你想逛街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逛街?那我们去看看家具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小呈生日的事,你安排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交给阳阳了,他对这些事比较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阳阳……”

    苏羡意忽然有点慌。

    这事儿还得说到几天前,当提起要给苏呈过生日,许阳州就主动请缨,说什么:“我家小老弟的成年生日,我怎么能不参与策划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给他弄个毕生难忘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肯定不会瞎搞的,毕竟这个日子对弟弟来说,还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某人拍着胸口保证,陆时渊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苏呈的生日。

    前一天,苏琳陪着苏羡意把车提了。

    那日晴空万里,艳阳高照,倒是个难得的好天气,当天早上,许阳州就在群里嚷嚷:【今晚弟弟生日,有谁来?冒个泡,我统计一下,地点还在会所,大家别迟到。】

    白楮墨:【1】

    老肖:【2】

    谢驭:【3、4】

    小翘臀:【谢哥儿,你一人占两个位置?】

    【我和微微。】

    某人现在喊微微,喊得那叫一个顺嘴儿。

    群里其他人可不敢这么称呼,只觉得他俩过分腻味,简直肉麻。

    谢驭以前只是私下如此称呼,如今关系摆在明面儿上,叫得那叫一个腻乎,两人又住在一起,同进同出,基本每次出门,都是屠狗模式。

    陆时渊和苏羡意自然都会到场,只是让人意外的是:

    在池烈说完5后,厉成苍忽然发言了:【6】

    所有人:【……】

    某人可不是轻易会露面的人。

    弟弟真有排面。

    除却他们,还有苏琳、周小楼,和苏呈的室友及关系不错的同学。

    苏呈那天早起,穿上新衣服。

    特意去做了个头发,“Tony老师,我要烫这种。”

    他从手机上,拿出一个明星的照片,希望烫出那种效果,跟他比划了半天,Tony老师给他比了个OK的手势,表示自己get到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结果苏羡意再见他时,某人盯着一头蓬松的羊毛卷,正和Tony老师理论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帅锅啊,你多洗两次就行啦——”

    发型师还操着一口两广地方的口音,普通话不太标准,非常逗趣。

    “你别叫我帅哥了,请叫我小卷羊。”

    “小卷羊,其实你这头发现在很好看,不信你找找镜子啊,羊毛卷也很流行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长得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呈以前没烫过头发,毕竟苏永诚管得严,他本身头发,也有一丝微卷的弧度。

    烫头、喝酒、纹身……几乎都不允许。

    如今他成年了,就想搞一搞,顺便弄点颜色,毕竟成年了,外形上也要搞点仪式感。

    结果就搞成了一头羊毛卷。

    “蛮可爱的。”苏羡意觉得很好看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酷炫的发型,倒是很呆萌,挺适合他。

    “帅锅啊,你看,这位美女都夸你好看啦——”

    Tony老师还在夸他。

    “真的好看吗?”苏呈照着镜子,撩了撩头发,好像也还行。

    看多了,似乎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室友和同学怎么去会所?”苏羡意这车子也坐不下太多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坐车。”

    苏羡意去公寓接苏琳时,才知道周小楼今晚去不了。

    “她晚上要加班,让我祝小呈生日快乐。”苏琳说着,将一个礼物递给苏呈,“小楼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呈高兴接过,拨开层层包装,一个精致小巧的包装。

    这么小,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“小楼姐人都没来,还送礼物给我,真是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打开后,

    是个羊毛毡的钥匙扣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猪?”

    苏琳:“她说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说最近比较穷,只能送你这个,说下次发工资请你吃饭。”苏琳解释。

    “纯手工的,也是小楼姐的一片心意。”苏呈笑眯眯的将钥匙扣与自己原先的钥匙环挂在一起,又冲着苏琳撩了下头发,“姐,你觉得我的发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真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羊毛卷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像泰迪卷。”

    苏羡意笑出声,苏呈却瞬间自闭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到会所时,正好苏呈的室友与同学也来了,一群人站在会所门口发愣。

    会所前面有个巨幅的LED显示屏,平时都是播放些广告,此时正打着几个霓虹大字:【祝我亲爱的弟弟苏呈,生日快乐。】

    落款:许阳州。

    据说某人包下了当晚的整片广告屏幕。

    苏呈抿了抿嘴:

    阳哥,这真的没必要!

    “呈哥,你好有排面啊。”同学们惊叹。

    “感觉今晚过来,真的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以前只知道苏呈家境不错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

    似乎低估了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苏呈也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真的荣升为团宠了,过生日嘛,总归还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先进去吧。”苏羡意低咳着。

    一群人进去,服务人员听说是寿星到了,齐刷刷弯腰、祝贺,就差高唱一首生日快乐歌了。

    让苏呈彻彻底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大型社死现场。

    苏羡意强忍着笑意。

    这许阳州搞得未免太隆重了些。